当前位置:泉州经济开发区>媒体聚焦>
《习近平在福建》(二十一):“习近平同志一直要求公安机关当好人民群众的‘保护神’”
2020-08-03 08:55:08  来源:学习时报   责任编辑:陈小妮  

采访对象:陈由诚,1946年3月生,福建连江人。1988年任宁德地区公安处处长,1991年3月任福建省公安厅副厅长,1998年1月任厅长,2006年8月任省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2010年5月退休。

采 访 组:邱 然 陈 思 黄 珊

采访日期:2017年7月9日初访,2020年1月4日核访

采访地点:福州市芳沁园,福州悦华酒店

采访组:陈由诚同志,您好!习近平同志于1988年到宁德任地委书记。那时宁德的社会经济发展情况是怎样的?他初来乍到,又是如何了解宁德现状的?

陈由诚:客观上讲,宁德当时是福建经济发展最滞后的一个地区,在全省9个地市中位居“老九”。宁德既是革命老区,也是少数民族地区、边远山区,拥有全省近三分之一的海岸线,辖区内遍布海岛。全地区9个县200多万人口,其中6个贫困县,涉及70多万人。“老、少、边、岛、穷”是宁德当时的真实写照。那时,制约宁德发展的主要有两大客观因素。一是自然地理条件恶劣。沿海4个县多半是山区,虽然山峦起伏,但林木很少、光秃秃的,也没有什么像样的矿产,而海岛缺电少水,灾害频繁。全省海拔最高的县城,有4个都集中在宁德,海拔大约600至900米之间。二是关山阻隔,交通不便。宁德处在福州和温州的中间,是个交通断裂带,从宁德到福州有140多公里路程,中间隔着飞鸾岭。因为山路崎岖,坡陡路窄,汽车通常要跑四五个小时。从宁德地区去寿宁、古田、屏南和福鼎4个县,都要翻越一至两座又陡又长的山岭,汽车要整整跑半天。这种状况长期困扰宁德发展,大家迫切希望宁德的交通面貌早日得到改变。

主观上讲,当时不少干部群众都有“观念贫困”,不能积极作为,缺乏担当精神,对脱贫没有紧迫感,“等靠要”思想严重,甚至怨天尤人的情绪广泛存在。不少同志还有急于求成的想法,他们认为习近平同志来自厦门经济特区,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又是中央领导同志的子女,于是纷纷议论,省委派分量这么重的干部来宁德,是我们宁德人民的福气!有的甚至把原来酝酿已久的福温铁路、开发三都澳港口、在赛岐建中心城市等远期规划作为宁德快速发展的“三大目标”热炒了起来。很多人都说,这下宁德马上就要改变面貌,脱贫致富啦!

这些脱离实际、急功近利、好高骛远的主观想法,严重困扰着宁德地区摆脱贫困、加快发展的步伐。

习近平同志是1988年6月到任的。他在宁德工作期间经常讲“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生活上要实行最低标准,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他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他到任后,不换汽车、不换司机、不换办公室,住就住在地委大院职工宿舍,吃就吃在职工食堂,从没搞过特殊、开过小灶。许多同志私下都说,新来的书记是好样的,跟着这样的领导干,他说什么我们都愿意听。

上任之初,习近平同志和地委行署领导班子成员开了一个简单的见面会,之后就一头扎到各县、各部门单位开展调查研究。7月初,他带领地委有关领导下乡调研,到各县去了解情况。他开展基层调研工作是高强度、高密度的,前后大概用了一个多月时间,把全区9个县跑了个遍。其间,习近平同志还到相邻的浙江温州考察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学习取经。通过调研,他初步了解了制约宁德发展的客观原因,看到了阻碍宁德发展的问题所在,也理解了宁德干部群众的思想和心态。

采访组:针对宁德的现状,习近平同志提出了哪些举措?

陈由诚:“扶贫必扶智,治贫先治愚”。针对宁德干部当中普遍存在的急功近利心态,习近平同志在屏南举办了地委学习中心组读书班,帮助大家统一思想、提高认识。他还邀请“种树大王”郑邦德等8位农民到地区机关,给副科级以上干部讲改革开放、脱贫致富的体会。习近平同志说,宁德的发展,要立足实际,面对现实,不能心急,要有“滴水穿石”的精神,树立“功成不必在我”的理念,拿出锲而不舍的干劲,“几任干部一本账,一任接着一任干”,引领闽东摆脱贫困。他还进一步说,我们每个同志的实际工作都是为宁德的发展做一个铺垫,不要认为在你的任上可以轻易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是不切实际的。当然,习近平同志提出的“滴水穿石”理念,也并不是要大家“不着急”“慢慢来”。随着时间推移,大家才慢慢领悟到,这一理念建立在对宁德实际情况的科学分析基础之上,重点强调的是脚踏实地、打好基础、行稳致远。这个务实而深远的发展思路,给宁德脱贫致富指明了方向。

与此同时,习近平同志又提出“弱鸟先飞”的发展理念。他说,在发展商品经济的海阔天空里,目前很贫困的闽东确实是一只“弱鸟”。但是,“弱鸟可望先飞、至贫可能先富”,关键要看我们的头脑有无这种“先飞”的意识,关键要扫除“安贫乐道”、“穷自在”、“等靠要”、怨天尤人等消极观念,要求我们的党员干部来一个思想解放、观念更新。他还说,要摆正位置,把“事事求诸人”转为“事事先求诸己”,这是“先飞”意识的第一要义;要着眼于挖掘潜力,降低成本;要通过外引内联,建立稳定的物资协作网络;要鼓励各县制定一些让利的政策。这样,我们就完全有能力在一些未受制约的领域和具备独特优势的地方实现弯道超车。也就是说,贫困地区完全可以依靠自身的努力、政策、长处、优势在特定领域“先飞”。

习近平同志提出的“滴水穿石”和“弱鸟先飞”的思想,在闽东大地引发强烈反响。人们开始冷静下来思考,闽东的发展到底该从哪里入手?

这时,习近平同志又指出,可以从交通入手,先解决路的问题。他找有关部门的同志一起研究交通线路,先是筹划从宁德到福鼎的高速公路建设。他强调,当务之急是打通飞鸾岭隧道,这是宁德的咽喉。要从发展区域经济的高度积极向省里、向中央有关部门汇报,争取支持。

在农业上,他提出“靠山吃山唱山歌、靠海吃海念海经”,结合各县实际发展特色产业。在工业上,他主张大力发展地方工业,比如福安的小电机、宁德的石板材、霞浦的电子按摩器、福鼎的边界贸易等等。

习近平同志的科学谋划,为宁德脱贫打下了坚实基础。过去,闽东人不敢走出门做生意、办企业,现在仅福安就有几万人到外地搞开发、办厂子、做茶叶、搞物流,周宁人在上海搞钢铁贸易,古田县的食用菌更是走向全国、誉满全球。就这样,在习近平同志带领下,宁德这只“弱鸟”逐渐走上了一条因地制宜发展经济的“先飞”之路。

习近平同志离开宁德后,无论是任福州市委书记还是任省领导期间,都一直关心宁德的发展,经常给予指导帮助和政策扶持。直到今天,宁德人民都在努力践行习近平同志当年为宁德规划的美好蓝图。

采访组:习近平同志当年提出的发展思路、制定的战略规划对宁德今天的发展起到了哪些至关重要的作用?

陈由诚:30多年来,宁德广大干部群众根据习近平同志的思路,从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入手,“凡事反求诸己”,立足自力更生,外引内联,充分利用各种渠道进来的资金和技术加快发展,逐渐形成了宁德的产业优势。

现在,宁德的发展日新月异,福温铁路有了,福温高速公路已通车多年,各县市都与高速公路网相连。福鼎还建了核电站,解决了周边多个省市的供电需求,带动本地区工业发展。产值上千亿的“上汽”汽车城、“宁德时代”新能源电池等一批“金娃娃”项目落地蕉城区。交通的便利还带动了宁德旅游业的繁荣发展。机场也已初步建成,城市面貌越来越好。山区农民造福工程及脱贫致富“宁德模式”辐射全国。   

农业方面,古田的白木耳、香菇、竹荪等各种食用菌畅销全省乃至全国,已经闯出了名气、创出了品牌。很多种植和销售食用菌的企业不仅做大做强,而且开始技术输出。沿海养殖业蓬勃发展,大黄鱼养殖越做越强,还开发了很多名贵鱼类的养殖。霞浦县有一个企业,用台湾的技术和设备养殖精品石斑鱼,五六年时间就可以长到一米多长,每年向国内外大量输出。此外,宁德的海带、紫菜、茶叶、花卉等特色产业也得到蓬勃发展,为地区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我们见证了宁德这么多年的发展和变迁,更深刻感受到,是习近平同志当年客观清醒、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让宁德受益至今。习近平同志早年制定宁德经济发展战略的时候,就发现了问题,看到了差距,同时也看到了希望所在。总结了宁德真正的优势在什么地方,让大家认识到脚踏实地谋发展的重要性,从而避免走上盲目发展的弯路。如今,宁德的优势产业逐渐发挥“龙头”作用,整体经济实力有了很大进步。

采访组:好的思路、好的规划,还要好的制度、好的作风来落实。请您讲讲习近平同志在宁德工作期间,在制度建设和廉政建设方面都做了哪些卓有成效的工作?

陈由诚:习近平同志非常注重基层工作制度建设。他倡导“四下基层”,就是:信访接待下基层、现场办公下基层、调查研究下基层、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下基层,为群众办了不少好事实事。在他的领导下,宁德建立了领导干部下基层接待群众来访制度、同基层挂钩制度,深入基层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总结经验,成为宁德各级干部的基本功。习近平同志离开宁德以后,这些制度作为长效机制一直坚持了下来。地、县领导经常性深入基层现场办公,真正与群众结成了浓浓鱼水情谊。

在廉政建设方面,习近平同志多次强调,从严治党关乎改革开放成效的长期巩固发展,也是我们党的生命线,绝不允许有人利用手中的权力谋取私利。当时,习近平同志在调研中发现,一些干部利用职权违规占用宅基地,占用计划指标捞钢筋、水泥等紧缺物资,建个人住宅,有的还贪污受贿。他在地委会议上严肃提出要坚决重点整治这个问题,狠刹乱建私房风,并组织力量进行整治,一年时间就清理了1000余处违规私房。这也为后来全省大规模整治领导干部违规建房提供了样板。

采访组:请您讲讲习近平同志在宁德是如何抓扶贫工作的。

陈由诚:习近平同志十分重视扶贫工作。比如福鼎市有个赤溪村,是“中国扶贫第一村”。1984年6月24日,《人民日报》发表一封读者来信,反映赤溪村下山溪自然村22户畲族同胞贫困的生活状况,并配发评论员文章《关怀贫困地区》,引起党中央的高度关注和全国各地的强烈反响,赤溪村因此成为全国瞩目的一个贫困村。同年9月29日,党中央、国务院颁发《关于帮助贫困地区尽快改变面貌的通知》,全国性的扶贫攻坚工作由此拉开序幕。习近平同志主持宁德工作后,赤溪村干部群众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下,大力倡导“滴水穿石”精神,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走出了一条脱贫致富的幸福之路。赤溪村坚持封山育林,如今生态环境优美,空气清新,并且依托太姥山风景区和杨家溪自然风光,又引进台湾果蔬、花卉,开发旅游产业,吸引各地游客纷纷前来观光。当年人均年收入仅为200元的穷山村,如今人均年收入已超过15000元,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

1988年8月,习近平同志上任宁德时间不长,就深入福鼎考察调研,强调“扶贫要先扶志”“地方贫困,观念不能贫困”“弱鸟可以先飞”。他指出,要念好“山海经”,“抓山也能致富,把山管住,坚持10年、15年、20年,我们的山上就是银行”。后来他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与这段实践有很大关系。他还鼓励大家要“因地制宜”,“充分发挥当地资源、环境优势”,等等。

1998年,时任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又多次深入闽东沿海和山区调研扶贫工作,帮助基层总结经验。此时,赤溪村下山溪自然村的22户畲族同胞已全部完成搬迁,生活条件大大改善,另外13个自然村300余户1500多人也分批搬进新居。随后,全省推广“造福工程”,包括沿海“连家船”船民搬迁上岸、山区群众茅草房改造搬迁。习近平同志从始至终一直主管扶贫工作,付出了大量心血。

在宁德工作期间,习近平同志多次对我们说,贫困地区的发展,道路千条万条,最根本的只有两条:一是党的领导,二是人民群众的力量。党的领导是通过具体的路线方针政策来体现的。我们的干部是具体执行者,只有到群众中去,与群众保持血肉联系,才能使党的方针政策得到更好的贯彻执行。作为贫困地区的干部,必须深入实际、深入群众,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否则就不是一个称职的领导干部。

习近平同志对赤溪村念兹在兹,在省里工作是这样,到中央工作之后还是这样,即便是成为全党的总书记,也不忘赤溪村这个“扶贫第一村”。2015年年初,他对赤溪村作出重要批示:“30年来,在党的扶贫政策支持下,宁德赤溪畲族村干部群众艰苦奋斗、顽强拼搏、滴水穿石、久久为功,把一个远近闻名的贫困村建成了小康村。全面实现小康,少数民族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掉队。要以‘时不我待’的担当精神,创新工作思路,加大扶持力度,因地制宜、精准发力,确保如期啃下少数民族脱贫这块硬骨头,确保各族群众如期实现全面小康。”2016年2月19日,他在人民网演播室通过视频连线赤溪村畲族乡亲,送上新春祝福。当他了解到赤溪村的贫困率从上世纪80年代的92%下降到现在的1%时,高兴地指出:“滴水穿石、久久为功、弱鸟先飞,你们的实践印证了现在的扶贫方针,就是要精准扶贫。扶贫根本要靠自力更生,要靠强劲的内生动力。”

采访组:您长期在公安战线工作,请讲一讲习近平同志是如何指导公安工作的?有没有什么让您记忆深刻的事情?

陈由诚:习近平同志一直要求公安机关密切联系群众,要“以百姓之心为心”,当好人民群众的“保护神”。他在宁德期间就经常跟公安系统的同志讲这么一句话:“作为一名党员干部,你的基本功就是能不能密切联系群众;作为公安机关,确保社会稳定的关键点也是你能不能跟群众保持密切联系。”习近平同志在宁德、福州、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岗位上都非常重视公安战线,并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我讲三件记忆深刻的事情。

一是1988年底,习近平同志果断处置宁德县一起涉及2万多人的民间融资“倒会”案。这起案件的涉案金额超过亿元,性质复杂,正当的民间融资与非法的金融诈骗混在一起,牵涉不少机关单位的干部,影响很坏。时近春节,整个县的城关镇近一半人卷入其中。许多人为了要账,到对方家里搬东西、砸东西、打人甚至扣押人质,已经严重影响社会稳定,公安机关将这一情况向地委、行署作了汇报。

1989年元月,习近平同志亲自主持召开会议研究处置工作。当时基层有个说法,希望政府出一种“会票”,作为官方担保。这无形中会给政府带来很大负担。面对这些复杂情况,习近平同志提出三条明确意见:第一,不要随意定性。对明显属于金融诈骗的该抓则抓、绝不姑息;对绝大多数群众还是要持保护态度。第二,政府“会票”不能发。要重视民间调解方式在此类事件处理过程中的运用,用各方都能够接受的民间调解方式来解决民间纠纷,而不是盲目地把矛盾上交给政府。第三,各级政府要加大力度深入细致地做好群众工作,控制事态发展,确保社会稳定,让老百姓过上一个太平年。

因为这起“倒会”案件,经常有受害群众到地委、行署机关上访,甚至出现闹访现象,影响办公秩序。对此,不少干部都感到挠头。听了习近平同志的讲话,大家心里有了主心骨。公安机关按照习书记的要求,重点打击金融诈骗犯罪分子,控制“会头”等骨干人员,配合信访、财政、银行等有关部门深入受害群众家中帮助解决实际问题,慢慢把“倒会”问题平息了下去。

这件事能在短时间内成功处理,完全得益于习近平同志提出的明确沉稳的指导思想,得益于他对涉稳事件快速反应的应急处置能力,得益于他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

二是习近平同志妥善处置学潮风波。1989年春夏之交,全国各地发生学潮风波,宁德地区也受到影响。当时,有一批温州学生搞串联,准备从福鼎入境福建,乘坐的汽车上都刷有刺眼的大幅标语。我们及时向地委作了汇报。习近平同志明确批示:第一要认定中央、跟定中央,一切听从党中央指挥;第二要坚决阻止学生入闽串联,汽车上的标语更不能进宁德、进福建。我们根据他的指示,配合福鼎县在省界分水关设立检查站,一方面劝说学生返回各自的学校,另一方面把汽车上的标语通通洗掉。

其间,习近平同志多次就有关工作作出批示,要求公安机关严密注视全区有关动态,做好社会治安工作,确保社会稳定。风波平息后,我们召开全区公安局长会议进行总结部署。我还向习近平同志当面作了汇报,请他接见会议代表并讲话。他很爽快地答应了。1989年7月30日,他和地委行署的领导同志一起与大家见面并合影留念,并作了即兴讲话。他强调了三点:第一,要用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精神和要求统一全体民警思想,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坚决听从党中央指挥。第二,要切实抓好清理清查工作。要实事求是,从本地区实际出发,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区别对待,不搞“一刀切”;清查中要掌握区别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界限,缩小打击面、扩大教育面,不搞人人过关,不要造成人人自危。总的政策要掌握住,要有坚决的态度、彻底的精神,把清查工作深入下去。第三,公安机关要“两手抓”,切实抓好各项业务工作和队伍自身建设,多做得人心的事情,让人民群众满意。会后,我们按照习近平同志的指示要求,在全区开展了整顿社会治安专项斗争,严厉打击各种犯罪活动和整治社会丑恶现象。同时,按照他“打铁还需自身硬”的要求,整治队伍、开展反腐败工作。在处理学潮风波过程中,习近平同志在关键时刻指挥有力、处置果断和勇于担当,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段经历,也使我终身受益。

三是习近平同志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期间倡导公安系统学习“漳州110”的事。他经常用周恩来总理“国家安危,公安系于一半”的题词勉励我们做好公安工作,加强队伍建设,确保公安队伍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他还亲自抓一些具体工作,对公安队伍建设影响非常大。其中,他倡导我们学习“漳州110”就是一个典型事例。

现在全国通用的报警电话110,最早就是起源于福建漳州市公安局芗城分局的报警电话110。1986年,为方便群众拨打报警电话,也为提高接警后的出动速度,漳州设立了110报警电话。当时,他们提出的口号是:“有警必接、有难必帮、有险必救、有求必应。”只要老百姓一打这个电话,人民警察就能第一时间掌握情况,锁定地点,迅速出击,处理警情。漳州110报警服务台,不仅管理治安、打击犯罪,还特别增加为老百姓服务的功能。只要老百姓有困难,我们的人民警察都可以力所能及地提供帮助。

以前,公安干警在群众心目当中的印象主要是打击犯罪。自从有了“漳州110”,警察随时为遇到困难的群众提供帮助,群众纷纷赞誉“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110”。比如,老人没带钥匙被锁门外,拨打110后,警察就会帮他联系人来开锁;小孩被反锁家里,打110,警察可以翻墙进去把门打开;楼上楼下在休息时间噪音扰人,打110,警察过来做工作,进行调解。总之,老百姓有任何困难,都可以打110找警察来帮忙。

1996年8月,公安部在漳州召开全国学习“漳州110报警服务台”现场会。同年9月,习近平同志为“漳州110”题词——“人民的保护神”。 

1996年10月20日,习近平同志到漳州实地考察110报警服务工作和队伍建设。他进警营、到岗亭,找执勤民警了解工作和训练情况,对“漳州110”高效的工作方法非常满意。他认为,110服务台的工作,事关群众工作的基础,是党委联系群众的重要渠道,同时也密切了公安机关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他勉励大家发扬警队优良传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1997年,国务院授予“漳州110”“人民的110”荣誉称号。从此之后,“漳州110”的经验做法在全国全面推开。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漳州110”也与时俱进,不断创新发展。因为110报警服务越来越多,警力明显不够用了,党委、政府就协调相关部门一起来做服务群众的工作,即110社会联动,对群众求助进行分解,及时将非警务警情转给有关部门处理,由更专业的人员去做。现在的“12345,有事找政府”就是从这里演变过来的。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习近平同志当年倡导学习“漳州110”的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影响越来越显现,这对我们的警力下沉、面向群众有非常大的推动作用,对公安干警树立群众观念、时刻贴近群众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采访组:您在习近平同志的领导下工作多年,他离开福建后你们是否还有联系?最后请谈谈您的感受吧。

陈由诚:从宁德到省里,我有幸前后两个阶段在他的领导下工作。回顾这段工作经历,我深深感到习近平同志提出的“弱鸟先飞”辩证思想,倡导的“滴水穿石”实干精神,奉行的“功成不必在我”从政理念,深入基层、为民办实事的真挚情怀,为官清廉、从严治吏的领导作风,对我个人影响非常深刻。我在工作中,时刻牢记习近平同志的教诲,不忘初心,身体力行,与班子成员一起不断加强公安工作和队伍建设,努力使公安工作更好地为人民群众服务,为宁德和福建经济社会发展创造更好的软环境。

全省公安机关牢记使命、不负重托、努力奋斗,社会治安状况得到明显改善,群众满意率连续多年居全国前列,涌现出一批又一批部级先进集体和英雄模范,有的还受到国务院的命名和表彰。除闻名全国的“漳州110”外,晋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被国务院命名为“特别能战斗的刑警队”,还有石狮公安局凤里派出所、漳州市公安局戒毒所、宁德市公安局三都边防派出所等一批“国字号”品牌。

2003年6月,公安部在杭州召开部分省市公安厅局长会议。一天晚上,浙江省请与会同志餐叙。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带着省委、省政府几位领导一起来。他见到我,就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向浙江的同志们介绍说:“他与我在福建省和宁德地区一起共事好多年,而且配合得很好。”当时,我都觉得不好意思,赶紧回答:“谢谢习书记,在您的领导下,我们工作得非常开心、快乐。” 

2010年9月5日,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同志来福建视察。当晚,他约我们几位曾经在宁德一起工作过的老同志座谈聊天。他深情地说,福建是他成家立业的地方,所以对福建、对宁德有特殊的感情。他讲得实在,我们也听得感动。难怪在好几个场合,他都说宁德是他魂牵梦绕的地方。

很多平常的小事,让我真切感受到习近平同志严于律己、生活俭朴、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人格魅力,感受到他对老部下、对福建和宁德深深的情谊。

文章刊载于《学习时报》2020年8月3日第3版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泉州经济开发区“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泉州经济开发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泉州经济开发区”,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泉州经济开发区”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泉州经济开发区”,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相关阅读
    [更多]媒体聚焦
    [更多]产业发展
    [更多]社会事业
    •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法律顾问
    •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 泉州开发区党工委党务工作部主办 地址:泉州开发区管委会
    • 邮政编码:362000 联系电话:0595—22353026 E-mail:kfq2235@126.com
    •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 泉州经济开发区举报电话:0595-22353026 泉州经济开发区举报邮箱:kfq2235@126.com
    • 泉州经济开发区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